欢迎来到南京常熟要债公司官方网站!

新闻资讯

企业债务合同案例(七)

作者:南京要账公司 时间:2021-11-27 18:01

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海口办事处诉海南省海洋渔业总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

  原公诉机关琼山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英生,男,1944年9月14日出生于海南省琼山市,汉族,文化程度高小,原任海南省岭脚热作场岭下生产队队长,住岭脚热作场岭下村。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00年12月20日被刑事拘留,2001年1月5日被逮捕。现押于琼山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廖向琦,海南法立信调查员事务所调查员。

  原审被告人林书仲,男,1942年6月10日出生于海南省琼山市,汉族,文化程度高中,原任海南省岭脚热作场岭下生产队副队长兼出纳员,住岭脚热作场岭下村。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00年12月21日被刑事拘留,2001年1月5日被逮捕。现押于琼山市第一看守所。

  琼山市人民法院审理琼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吴英生犯受贿、贪污罪;原审被告人林书仲犯受贿罪一案,于二00一年六月六日作出(2001)琼山刑初字第8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吴英生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认为案件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1993年初,海南运顺房地产公司和海南美银房地产公司分别与琼山市云龙镇政府签订协议,由云龙镇政府出面联系征用云龙水库周边的土地,然后出征给海南运顺房地产公司和海南美银房地产公司搞开发。同年4月间,云龙镇政府为了从农民手中低价征得土地,赚取差价,云龙镇政府组成两个征地工作组,其中一个小组由镇委副书记陈兴为组长,周家祥、秦思葆、陈德为组员,该小组负责联系征用海南省岭脚热作场场带队的岭下、叨软南京催债公司、叨创三个生产队的土地。在联系征地工作中,征地小组成员周家祥(另案处理)根据云龙镇政府联席会议决定,对被告人吴英生(岭下生产队队长)承诺,只要岭下生产队能够以每亩人民币2万元(包青苗费在内)的价格出让土地给云龙镇政府的话,镇政府同意按每亩人民币400元付给生产队干部作为劳务费,并且周家祥亲自写下承诺书给被告人吴英生。

  1993年4月20日,岭下生产队群众同意以每亩人民币2万元(包青苗费在内)的价格出让该生产队在云龙镇云龙水库周边的北排坡土地600亩,并由各户代表在《各户代表同意征地签名书》上签名。接着,被告人吴英生代表岭下生产队与海南美银房地产公司在征地协议书上签名,同年10月26日,被告人吴英生又代表岭下生产队与琼山县国土局签订征地补偿协议书。1993年5月13日,云龙镇国土所根据岭下生产队出让土地面积600亩(每亩2万元),一次性付给岭下生产队征地补偿款人民币1200万元。

  按照周家祥与被告人吴英生立下的承诺书,岭下生产队已经同意以每亩2万元的价格出让土地600亩给云龙镇政府,云龙镇政府也同意支付人民币24万元给岭下生产队干部。1993年12月10日,周家祥叫被告人吴英生填写一张收到云龙国土所交来运顺公司青苗款人民币24万元的收据,由周家祥将该条据送云龙镇政府镇长林志嘉、镇委副书记陈兴签批。同年12月23日,云龙镇国土所以青苗补偿款的名义将人民币24万元转付到周家祥在农业银行云龙镇营业所用吴兴生名开设的私人帐户。然后,周家祥从中取出现金和转存折分别交给被告人吴英生人民币4.75万元;被告人林书仲人民币2万元;吴英贤人民币4.75万元;林绍富人民币5000元。

  又查,1992年10月20日,被告人吴英生代表岭下生产队与海南飞鹏公司签订200亩土地的联营合同,并到琼山市公证处办理公证手续(该地实际上是岭下生产队以每亩人民币3400南京要账元的地价卖给海南飞鹏公司,但不包该土地上的林木)。云龙镇政府征用岭下生产队的600亩土地后,为了连片开发,云龙镇政府决定再征用海南飞鹏公司与岭下生产队假联营真出卖的200亩土地,云龙镇政府委托周家祥负责联系征用这200亩土地。周家祥通过被告人吴英生介绍认识海南飞鹏公司的经理胡汉忠,经周家祥与胡汉忠的协商,海南飞鹏公司同意按人民币2.4万元地价转让200亩土地给云龙镇政府。但海南飞鹏公司必须事先与岭下生产队解除联营合同,然后才将200亩土地转让给云龙镇政府。1993年4月27日,被告人吴英生代表岭下生产队与海南飞鹏公司签订解除《联营合同》的协议,并到琼山市公证处办理公证手续。协议约定,解除合同后岭下队补偿各种风险费人民币480万元给海南飞鹏公司(补偿费由云龙镇政府国土所负责承担,但必须经过被告人吴英生签名同意,才能付款);海南飞鹏公司一次性从补偿款中扣除人民币10万元给岭下生产队作为200亩地的青苗赔偿款。协议签订后,被告人吴英生和吴英贤为了索取好处费,以不同意签名支付海南飞鹏公司土地补偿款要挟海南飞鹏公司,向该公司经理胡汉忠索取介绍费人民币20万元。无奈之下,胡汉忠同意支付人民币20万元给被告人南京催债吴英生和吴英贤。

  1993年9月20日,云龙镇国土所从付给海南飞鹏公司的土地补偿款中扣下人民币30万元(其中20万元是支付给吴英生、吴英贤的,10万元是岭下生产队青苗赔偿款),并于当天将这30万元转给被告人吴英生在农业银行云龙营业所用岭下队名开设的存折帐户(帐号4976)。然后,被告人吴英生从岭下队帐户(4976)中取出人民币5万元交给其儿子吴勇搞生意,同年11月5日,被告人吴英生又从该帐户中借人民币25万元给何和洲。

  1995年4月,岭下生产队群众提出卖原来与海南飞鹏公司联营的200亩地的林木,被告人吴英生为了隐瞒已收到云龙镇国土所从付给海南飞鹏公司的土地补偿款中扣落的人民币10万元作为岭下生产队200亩土地的青苗赔偿款的事实,事先与周家祥串通,要求周家祥对群众讲海南飞鹏公司只同意付给岭下生产队人民币7万元青苗补偿款。同年4月11日,被告人吴英生带岭下生产队群众代表到周家祥家向周家祥提出付200亩土地的青苗赔偿款人民币10万元。周家祥根据被告人吴英生的意思,只同意付给岭下生产队200亩土地青苗赔偿款人民币7万元。在岭下生产队代表没有异议的情况下,被告人吴英生当天在云龙信用社以岭下队名义存入人民币7万元定活两便储蓄存单交给周家祥,由周家祥转交给岭下生产队作为200亩土地的青苗赔偿款。被告人吴英生将剩下的人民币3万元占为己有。

  海南飞鹏公司付给被告人吴英生、吴英贤人民币20万元,其两人各分得人民币10万元。

  再查,岭下生产队系海南省岭脚热作场场带队的生产队之一,其体制仍为农村集体所有制。其土地所有权属集体所有。自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四年期间,被告人吴英生任该生产队队长,被告人林书仲任该生产队副队长兼出纳,林绍富任该生产队会计。

在本页浏览全文>>(共计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Copyright © 2002-2022 南京常熟要债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